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中庸半才

竞争是对手,胜负是朋友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袁氏当国(三)戊戌疑云  

2010-03-08 10:32:48|  分类: 中庸军史钩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陈晓楠:1898年是中国农历纪年的戊戌年,光绪皇帝在这年夏天宣布维新变法。在103天的时间里,发出了240多件最高指示,变法的决心之强,规模之大,震动了整个东方世界。但是在103天之后,变法突然中止,光绪皇帝被终身软禁,变法六君子血溅菜市口,旗手康有为、梁启超流亡海外。

戊戌变法所经历的这103天,也成为了中国近代史上最诡异的时间段。时至今日,很多疑问依然像迷雾一样,笼罩在史学界,比如说慈禧对待变法到底是怎样的态度?康有为是不是真的领导了公车上书,他是不是伪造圣旨要发动戊戌政变?胡适说过,历史嘛,本来就是个任人涂抹的小姑娘,戊戌变法被人涂抹过很多次,直到近年,很多新的证据出现,让我们有了了解历史真相的可能。

今天我们要关注的就是戊戌变法疑云当中最浓烈的那一块,从袁世凯进京到戊戌变法失败,只有七天时间,这七天都发生了什么?变法失败真的是袁世凯告密导致的吗?

解说:这一天,在天津开往北京的火车上,有两位特殊的乘客,他们的出现,重大地改变了戊戌变法的走向。袁世凯,清朝新建北洋五军的指挥官之一,三天前他接到圣旨,光绪皇帝要他进京见面。

张华腾(安阳师范学院历史系教授):康有为为核心的维新派也要发动政变。首先有一个行动,就是向光绪皇帝推荐袁世凯,把袁世凯从小站调到北京。

解说:另外一位特殊乘客是伊藤博文,日本前首相,清政府的死敌,他声称是以个人身份在天津游历,下一站是北京,但没有谁相信这是他真正的来意。

张华腾:这时候他已经卸去了首相的职务,维新派信心百倍,信心大增,要求光绪皇帝重用伊藤博文,甚至让伊藤博文作为中国维新的总顾问。

解说:这一天的北京城弥漫着一股躁动的气息,光绪刚刚去了慈禧居住的颐和园,要求开设懋勤殿,聘请外国顾问官,遭到慈禧的严辞拒绝,两人还发生了激烈的争吵。

邱涛(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):懋勤殿就是用一些小臣来办理一些重要的事情,但是时间很短暂,而这个时候要开懋勤殿,这个就不是短暂的了,是要长期地来实行,实际上就是要把权力集中到光绪皇帝身上。

解说:还是在这一天,北京南城的南海会馆之内,这次变法的旗手康有为也陷入焦虑之中,变法96天,几百道政策发布下去,不但没有效果,反而遭到了守旧派更强烈的反对。召袁世凯进京并委以重任是康有为的主意,从现在开始,他的心理开始酝酿一个惊世骇俗的计划,围颐和园,杀慈禧太后武装夺权。这是一场豪赌,他把赌注全部押在袁世凯身上。

来新夏(南开大学教授):康有为他们有一个错误的认识,觉得上头有光绪的支持,这个事情从上到下的改良可能会成功,如果袁世凯在直隶支持他们,那希望就更大了。

袁腾飞(民间学者):他觉得袁世凯是我们组织里的人,而且袁世凯是当时唯一,就是说在他们看来是手里有兵的人,7000新建陆军,他有兵。

解说:康有为对于袁世凯的信任并非没有根据,他们的关系可以追溯到三年前的1895年,那时袁世凯闲居北京,康有为发起了公车上书,成立强学会,他们有过短暂而美好的交往。

陈晓楠:康有为在北京成立强学会,每天在松筠庵这个地方开会,没有经费,要募集经费,这个时候袁世凯就捐了500两银子。

解说:也许是这些经历,让康维为觉得自己与袁世凯志同道合,于是他在1898年9月11日,也就是袁世凯从天津出发的三天前,向光绪皇帝建议重用袁世凯,光绪也很快答应了,事后证明,这是康有为一个巨大的错误。

李扬帆(北京大学副教授):袁世凯是一个维新派,但是是一个缓和的改良者,他比较温和在这点上,虽然是军人,但是很温和。

袁腾飞:康有为是什么人,一介布衣,他考了进士,授官六品工部主事,闲衙冷槽这么一个闲散的职务,他急于在这个改革当中,就表现出自己,他说过这种话,杀几个一二品的红顶子改革就成功了。

解说:不管怎么样,袁世凯从天津出发了,开始了他人生中最具争议的一段行程,对于康有为来说,只有期待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了。

1898年9月15日,离戊戌政变还有六天,袁世凯到达北京后住在法华寺,他很快嗅到北京城的空气中不寻常的味道。

邱涛:这一时期在京城中谣言四起,屡屡提到的就是慈禧和荣禄,要在天津发动政变,以及康梁他们在京城,有各种异动的谣传都非常充斥着京城,在当时。所以他很有可能或多或少是听到了很多谣传,对京城的局势是有他某种判断的。

解说:与袁世凯的轻松相比,皇宫里的光绪则是坐立不安,昨天他在慈禧那里挨了骂,回到皇宫后,他将一份密诏交给了军机章京杨锐,希望杨锐与谭嗣同等人一起商量对策。他本希望缓解事态能让改革继续进行,但怎么也没有想到,这份密诏后来被康有为精心伪造,直接导致了戊戌政变的发生。

袁腾飞:关于衣带诏的内容就有两个版本的记载,一个版本说这个衣带诏是给军机章京们写的,很长,一个版本就是说这个衣带诏,是直接写给康有为本人的,光绪皇帝说了,今朕位几不保,汝康有为与刘光第、林旭这些人妥速密筹,设法相救。

解说:光绪密诏的原始文件,自偷运出宫之后就一直踪迹渺然,直到10年之后慈禧与光绪同时去世,杨锐之子才在1908年8月,将原件交还给都察院,密诏原文从此真相大白。

邱涛:密旨内容是光绪皇帝,他就把慈禧训斥他的,如果说再进行这样所谓激烈的行动,或者要继续依赖康梁进行改革,这样一种趋向要继续维持下去的话,那么他的皇位就不保。

解说:而在此之前,社会上四处流传的密诏文本,其实是康有为一手篡改的伪诏,康有为的伪诏是这样说的。“朕屡次极谏,太后更怒。今朕位几不可保,汝康有为、杨锐、林旭、谭嗣同、刘光第等,可与诸同志妥速密筹,设法相救。朕十分焦灼,不胜企望之至,特谕”,此时的康有为已经完全失控了。

陈晓楠:现在我们回看历史,想想康有为为什么要伪造光绪的密诏呢?康有为可能确实有不得已的难处,因为如果这份诏书是真的,那么围园劫后计划就是正大光明的奉旨讨逆,如果这份诏书是假的,那么康有为他们就是谋反,就有杀头之罪,所以说康有为必须要使他那份伪诏成真。

可惜,无论我们如何想为康有为辩护,无论康有为在后来的文章中,如何为自己辩护,但事实是不可伪造的。他这一念之间的勇敢,基本上结束了戊戌变法的历史,作为一个变法的旗手,竟然开始筹划暴动了,康有为的身份开始错位。我们接着往下看,现在离戊戌政变呢,没有几天时间了,康有为把诏书篡改了,他等待的袁世凯也来到了北京,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呢?

解说:九月十六日,天还没有亮,袁世凯就来到了宫门前,等待光绪皇帝的接见,为朝廷服务了这么多年,这还是他第一次见皇帝呢。

邱涛:光绪皇帝就授予他候补侍郎的这个官衔,他原来是直隶按察使,小站练兵,直接提了两级,候补侍郎,虽然是候补的,但是表现出了光绪对他的信任,或者说是器重。

解说:一纸任命,满朝哗然,袁世凯的官阶从三品升到了二品,从地方官升到了京官,相当于连升两级,这样的荣耀在和平时期非常罕见,这些动作引起了守旧派的高度关注。

张华腾:光绪皇帝把袁世凯召进北京,然后又委以重任,这说明什么问题?袁世凯跟维新派这个关系恐怕也不是秘密的,所以说袁世凯被清廷被皇帝任命,袁世凯到北京之后已经引起了顽固派的警觉,已经做了军事部署。

袁腾飞:在袁世凯北上必经之路,聂士成的部队一万七千人,北京城里董福祥的部队一万三千人,北京之山海关沿线清军七十多个营十三万人,所以这些兵力,加在一起绝对是袁世凯部队的二十倍。

解说:袁世凯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升官,像是打开了一扇凶险的门,时刻都会有令人吃惊的事情冲进来,升了官的袁世凯度过了不安的一天。

这一天,六君子之一的杨锐,并没有按光绪所说,找其他人商量对策,而是在自己家中回覆光绪的密诏,这是戊戌政变的前四天,菜市口的昏鸦正在一遍一遍的叫着他的名字。同样是这一天,戊戌变法的主人公们都在忙碌,光绪皇帝向康有为发了两道诏书,一份明诏,让康有为到上海办报,同时还有一份暗诏,让康有为迅速出京,这一天的康有为正在说服一个叫做毕永年的人,要他带人进入颐和园捉拿慈禧,袁世凯则在这一天进宫向光绪皇帝谢恩,这是升官之后必要的礼仪,但是这一次会面,光绪说了一句让他胆颤心惊的话。

邱涛:光绪皇帝又给他下了一道旨,让他跟荣禄各办各事,这就很重要,本来荣禄是直隶总督节制北洋五军,袁世凯的新建陆军是北洋五军之一,他(荣禄)是直接管理,直接节制袁世凯的,现在光绪皇帝下的意旨是让袁世凯和荣禄各办各事,隐含的意思就是袁世凯可以不受荣禄的节制。

解说:袁世凯的心里开始打鼓,他意识到,自己可能陷入了某个政治漩涡。这是戊戌政变的前三天,倒计时马上就开始了,维新派和守旧派两拨人都在忙碌。

邱涛:就在下午的时候,两个重要的人物从京城赶到了颐和园,赶到了西郊的颐和园,这两个人是谁呢?一个庆亲王总理衙门大臣,庆亲王奕劻,这是有直接向慈禧,就是说归政以后慈禧递牌请见的,有权力的少数亲贵大臣之一,他带着谁呢?带着当时一个御史,监察御史叫杨崇伊。

解说:奕劻和杨崇伊这次是有备而来,杨崇伊在奏折里提到现在的朝廷内结康有为,外联孙中山,还准备聘请伊藤博文做改革顾问,社稷之危迫在眉睫。

邱涛:慈禧在看了这份奏折以后,而奕劻在旁边是做了很重要的解说,在晚上九点到九点半的时候,两个小时以后,慈禧下令准备车架第二天一早从颐和园回宫。

解说:就在奕劻、杨崇伊他们与慈禧谈的差不多的时候,在北京南城的浏阳会馆谭嗣同出发了,他要去法华寺见一个可以救命的人,袁世凯。当谭嗣同踏进法华寺大门开始,一场极其罗生门的对话便开始了。

陈晓楠:谭嗣同夜访袁世凯,发生地又是在法华寺,这种情节就像电影中的桥段,让人充满了无穷的想像,事实上也是,这两个人的对话,至今仍然是戊戌政变事件当中最大的一个谜团,谭嗣同到底说了什么,袁世凯如何应答,他们有没有达成一致呢?从目前的资料来看,虽然康有为、梁启超、袁世凯都有过文字记录,但是非常明显,由于涉及到切身的利害关系,这三个人的记录都不能让人完全相信,那么现在,就让我们一起进入戊戌政变这团迷雾当中最迷离的一段,法华寺之夜,以后随后两天的北京城都发生了什么?

袁腾飞:康有为的记载是比较简略的,大概那个意思就是说谭嗣同去见袁世凯,告诉袁世凯要除掉慈禧太后说不除这个老朽国家就没戏了,就这个感觉要除慈禧太后,然后问袁世凯敢不敢?袁世凯说呢,我这件事绝对敢做,但是前提是什么呢?我不能在北京动手。

梁启超的记载就更煽情一点,他说谭嗣同一见了袁世凯面,就问袁世凯,你认为皇上是什么人?袁世凯说旷世明君圣主,好,现在主上有难,你做臣下的敢不敢去救?袁世凯就慷慨激昂的表示了一番,肝脑涂地,万死不辞这种话,但是康梁的记载里边有一点是相同的,就袁世凯咬定我可以杀荣禄,第一,得有皇上的圣旨,第二,不能在北京杀。

解说:关于这段对话,袁世凯在事后有过文字记录,声称自己从来不认识谭嗣同,也从未答应要杀荣禄,围园劫后等等,他的说法与康梁的说法差异巨大,真实的情况是什么?恐怕永远是个谜了。

这天早晨,慈禧从颐和园回到了紫禁城,关于她的回来有两种说法,一说是为了第二天监视光绪接见伊藤博文的过程,另一种说法是,光绪皇帝从这天便遭到了软禁。

对袁世凯来说,这一天可能过得比较艰难,他掌握了维新派一个惊天的秘密,如何处理这个秘密真是个棘手的问题,我们不妨设想,他会不会在这天向慈禧告密呢?

袁腾飞:袁世凯是新进的二品侍郎,他见慈禧太后的可能性是没有的,就是这个荣禄在天津,谁带他去见慈禧太后,如果能带他去见慈禧太后的人,当时说就只有三个人,可能带他去见慈禧太后,两个军机大臣,还有就是庆王奕劻。他跟这两位军机和那位庆王奕劻的交情,当时都谈不上。

解说:在这一天的日本使馆,伊藤博文迎来了一个朋友康有为,这个戊戌变法的旗手,跑到他面前寻求帮助,已经做好了逃跑的准备。

这是政变前的最后一天,凌晨,康有为逃到了天津,登上了英国的轮船,光绪的日子可以想像,这是他亲政的最后一天了,这天接见了两个人,一个是伊藤博文,一个是袁世凯,对于伊藤博文光绪曾经有过聘请他当改革顾问的念头,如今一切已是身不由己,伊藤博文何等精明,他一眼看出了这个大清国谁才是真正的主人。就这样,曾经被历史学者们称为戊戌政变发生原因之一的伊藤博文来华事件,轻轻地画上了最后一笔。

光绪召见袁世凯是在伊藤博文之前,这是光绪在七天内第三次召见袁世凯,袁世凯怀着无穷的心事,还向皇帝谈了自己对变法的看法。

袁腾飞:这个袁世凯在朝见光绪皇帝的时候,跟光绪皇帝讲了这么一番话,他很婉转地讲,就是说变法我支持,但是我觉得应该由老成的大臣出来主持,他就举了张之洞的例子,比如张之洞,人家办洋务也很成功嘛,汉阳铁厂啦,湖北织布局啦,用这样的人来主持变法,他说现在新进的这帮人啊,资历太浅,然后意思就是太冒进,没什么本事,他就跟光绪讲了这话,那他那矛头就指向康有为嘛。

解说:但是袁世凯的这些话,都没有得到光绪的回应,此时的皇帝已经心灰意冷,从皇宫出来以后,袁世凯迅速登上了回天津的火车。火车的隆隆声,震撼着袁世凯那颗不能平静的心,他必须要在火车上解决一个他一生中最为生死攸关的问题,如何面对荣禄?是告密还是真的执行围园劫后计划。

李扬帆:你要他去杀荣禄去围园他做不到,荣禄跟袁世凯又是何等关系,你实际上要一个是他靠山的人把他杀掉,然后你能给我什么呢?后来,袁世凯在他的戊戌日记里,记载了他的决定,他见到荣禄之后,略述内情,话没说完,有外客来了,久候至将二鼓,荣禄一直没有功夫,只好先退,约以明早再造详情。

邱涛:袁世凯是告密了,但是他告密并不是戊戌政变爆发的原因,慈禧发动政变之初,或者是她要训政之时,她肯定没想到要杀人,而袁世凯的奏折,这个密折告密,导致了政变程度的加剧,就是要逮捕的人范围扩大了,另外就是慈禧杀害了戊戌六君子。

解说:1898年9月21日凌晨,慈禧太后到皇宫对整个满朝文武打了一声招呼,宣布帝国大小事务重新由她掌管,随后老太后就回她的颐和园去了,这个简单到了极点的情节,史称戊戌政变。

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,缉拿维新人士只是一个技术难题,除了康有为、梁启超成功逃走之外,其他的维新派核心人士全部被拘捕,光绪皇帝在这一天被囚禁在瀛台。

这是戊戌六君子行刑的日子,他们是康广仁、杨深秀、杨锐、林旭、谭嗣同、刘光第。戊戌年最让人血脉贲张的事情,也许莫过于谭嗣同那首绝命诗了。“望门投宿思张俭,忍死须臾待杜根。我自横刀向天笑,去留肝胆两昆仑”。

袁腾飞:梁启超跑之前就要谭嗣同跟他一起走,结果谭嗣同说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,今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,此国运之所以不昌也,有之请自嗣同始,我愿意为变法流血,我愿意以我颈中鲜血唤醒国人,他是这么来看问题的,我要以我的颈中鲜血来唤醒国人。说不有行者无以图将来,不有死者无以酬圣主,你们走图将来,我死报答皇上,酬圣主。

所以这个人可以讲就是那种,古来忠臣贤士的这种完美人格的化身,明知不可为而为之,平时袖手谈风月,临时一死报君王,这样的知识分子的典型可以这么讲。但是你这种一腔书生意气,可以塑造一个完美的人格,你在品德上是无亏的,但是于大局可能是无补的。

解说:戊戌政变之后,袁世凯并没有逃脱干系,六君子被杀之后,慈禧也要将袁世凯治罪,称他为首鼠两端,见风使舵,最终在荣禄的全力担保下,袁世凯才保住了官职。几个月之后,义和团运动在山东爆发,袁世凯被朝廷任命为山东巡抚,开始了人生中另一段意义非凡的旅程。

陈晓楠:1898年戊戌政变之后,北京城里流传着这样一段歌谣,“六君子,头颅送,袁项城,顶子红,卖同党,邀奇功,康与梁,在梦中,不知他,是枭雄”。

在整个戊戌政变当中,长久以来是这样的一种形象,康有为等人是改革的英雄,慈禧太后为首的集团是既得利益者,而光绪皇帝是受难者,只有袁世凯是一个倒霉蛋,他解决了自己的生死问题,但是给后人留下了一个道德问题。但是在历史的舞台上,红脸与白脸,忠臣和奸臣,恐怕从来都不是一清二楚,简单明了的,明天请各位继续收看,“袁氏当国”的第四集“总督新政”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12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